•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TAG標簽 | 網站地圖 現代商業雜志社-國內統一刊號:CN11-5392/F,國際標準刊號:ISSN1673-5889,全國中文流通經濟類核心期刊
    熱門搜索:現狀與問題 大型集團企業 物流金融 優惠券 建設問題 產權登記 維管物資 房產稅 發展前景 企業招聘

    財會研究

    當前位置:主頁 > 文章導讀 > 財會研究 >

    從業財融合和成本效率角度對華為盈利能力的分析

    2018-09-16 20:10 來源:www.qrmf.tw 發布:現代商業 閱讀:

    蘇旭陽  何夢嬌  郭家榮  宛浩浩  指導老師:逄金玉  北京郵電大學經濟管理學院

    基金項目:北京郵電大學大學生研究創新基金。

    摘要:本文在對華為公司進行傳統財務分析的基礎上,著重考察華為的盈利能力,結合企業發展,從業務與財務融合角度,建立新的指標對華為的銷售情況進行分析并且從成本費用的支出效率效率角度,通過結合柯布道格拉斯函數建立對華為各項費用對于總收益的貢獻率的測算模型,從新的角度挖掘費用的投入產出效率,定義了各項費用對企業總收益的貢獻率,具有一定的通用性,也為從企業的財務數據中反映企業生產經營活動的狀況提供了新的視角和方法。

    關鍵詞:業財分析 成本效率 盈利能力

    華為是我國領先的通信設備制造商,目前在消費者業務的開拓及發展中,以驚人的速度占據中國以及海外的手機市場,在2017年智能手機發貨量達到1.53億臺,全球市場份額突破10%,穩居全球前三。

    由于華為目前是非上市公司,公開的財務數據有限,因此將華為作為財務分析對象的文獻有限,大部分文獻仍集中研究上市公司的情況,而這些結論集中于提升權益價值,不適合諸如華為的非上市公司。本文在傳統財務分析的基礎上,著重考察華為公司的盈利能力,對華為進行業務和財務指標相結合的分析,并考慮成本費用效率對于企業盈利的影響,運用柯布道格拉斯函數建立成本費用效率測算模型,考察各項成本費用對于華為收入的貢獻,從而分析華為成本結構的效率。

    二、文獻綜述

    從目前的文獻來看,通信設備制造業的財務分析基本采取傳統財務分析體系,就盈利能力、償債能力、營運能力、成長能力板塊進行分析,陳志剛(2001)的研究中,通信制造業企業大唐、特發、波導的銷售毛利潤率和主營業務利潤率均超過平均水平的企業,而資產報酬率小于平均值,原因在于企業沒有充分利用好財務杠桿的作用,從而影響到企業的收益,另外行業存在競爭的價格戰企業的主營業務利潤率也會產生影響。在進行傳統財務角度分析,對于技術集中型企業進行經營效率考察時,局限于財務結果進行分析忽視了研發投入對于企業的經營過程中的驅動作用以及效率實現。孫雪梅(2016)通過對華為的財務數據分析,得出華為成功的模式主要是因為科研創新、職工控股、應收賬款轉讓、利潤分配等,解決資金問題,并進一步實現穩步增長,但是華為的資金利用效率的問題使得高昂的費用支出降低了華為的盈利能力。

    呂媛和黃國良(2009)對滬深兩市2004年到2006年高技術產業年報中披露的研究與開發費用進行了實證研究,發現研發投入與凈營運資金、資產負債率、凈利潤、產權比率和高管總人數正相關。史欣向和陸正華 (2010)基于企業層面數據的實證研究,使用隨機前沿分析方法,對廣東省民營科技企業的研發效率進行估計,結論表明研發經費投入無論對研發產出還是對企業經濟績效都具有顯著的促進作用。李寅龍(2016)在對華為公司的利潤驅動因素的分析中指出華為戰略聚焦可能是以客戶需求和前沿技術驅動的創新戰略,所以其技術進步效應必然高于行動效應和運營效率效應。

    另外,有部分學者在做財務分析時也考慮到了財務與業務的關系,融合財務指標和業務指標更有利于進行財務分析。洪梅(2016)指出了財務與業務雙方需要統一視角,進行全方位的融合還有提高組織協同性。秦靜(2017)也以移動通信行業的JSYD公司為研究對象,詳細闡述了JSYD公司財務與業務融合的背景和發展之路,指出了業財融合在公司財務分析的重要性。

    綜合學者們的觀點,本文將在傳統財務分析的基礎上,結合華為財務現狀與經營狀況,進行財務與業務的融合分析,設立新的業財指標,建立新的財務分析體系,來彌補傳統分析的不足。并通過與多家公司進行業務對比,來分析華為目前的盈利能力。同時以柯布道格拉斯函數為基礎,構建新的投入產出分析模型。以效率分析為核心,來分析華為各項成本投入對于盈利能力的影響。基于過去學者的研究,本文將在傳統財務分析的基礎上,結合華為財務現狀與經營狀況,進行財務與業務的融合分析,設立新的業財指標,建立新的財務分析體系,來彌補傳統分析的不足。并通過與多家公司進行業務對比,來分析華為目前的盈利能力。同時以柯布道格拉斯函數為基礎,構建新的投入產出分析模型。以效率分析為核心,來分析華為各項成本投入對于盈利能力的影響。

    三、研究設計

    (一)傳統財務指標分析

    3-1傳統財務分析指標

    表3-1傳統財務分析指標

    數據來源:華為2012-2016年年報

    從上面列示的數據來看,我們發現:

    1.華為的銷售毛利率較高,說明華為的營業成本控制較好,但是銷售凈利率較低 ,這說明期間費用(華為期間費用由研發費用,銷售管理費用和其他收支三部分組成,其中研發費用和銷售管理費用總共占)則偏高。

    2.華為的資產周轉率在近三年呈現上升趨勢,說明華為的營運能力較強。在行業周轉天數平均值持續上升的同時仍然能呈現降低,一方面是由于消費者業務帶來的營業收入對總體營業收入的貢獻率提升帶來的業務結構變化,另一方面是由于華為不斷提高管理效率、資源利用率,加強資產管理,從而有效地鞏固了其行業領頭的地位。

    3.華為公司作為通信設備制造商,其資產負債率大小適中,在70%左右。結合高新技術產業資金投入量大、應收賬款回收期長、往往以負債來墊支經營所用現金的特點,華為公司2016年資產負債率為68.4%,表明華為采取穩健的財務政策,使得長期償債能力維持在良好的水平。

    綜合上述分析發現,華為的盈利能力的提升是公司目前發展的核心。費用一方面是利潤的來源,另一方面也是利潤的負擔,華為近年期間費用的增長,是華為規模快速擴張的體現,同時也作為華為的隱憂:高費用是否能夠帶來高利潤增長。目前華為的毛利率由于消費者業務的占比增加而有所下降,而高昂的期間費用又進一步增加了創造凈利潤的壓力。因此本文從銷售收入和成本費用的兩個角度對華為的盈利能力進行分析。

    (二)銷售收入的業財指標分析

    為了更好的分析華為的經營狀況,我們將財務指標與業務指標相結合,定義一個新的指標,單位銷售收入,來反映華為手機在市場上的表現情況,定義如下:

    單位銷售收入=消費者業務收入/手機出貨量

    華為的消費者業務收入由手機、電腦、平板等構成,20037,華為宣布成立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手機業務部,第二年第一款華為手機誕生。對于PC端,華為在2009年曾經銷售過一段時間,但是因為和蘋果的ipadpro系列差距太大,華為決定退出PC市場,著重發展智能手機。直到2016年華為才發布了它的第一款二合一電腦HUAWEI Matebook,考慮到華為的電腦業務一直占比較小,本文在計算單位銷售收入時忽略電腦及平板業務的影響,將消費者業務總收入作為手機銷售收入。手機出貨量是指華為制造并賣給中間銷售商或者直接銷售給消費者的手機數量的總和。從單位銷售收入的定義來看,我們可以得出華為平均每賣出一部手機所增長的銷售收入。

    華為單位銷售收入指標分析

    4-3 單位銷售收入變動表

    表4-3 單位銷售收入變動表

    數據來源:wind資訊、華為年報、IDC手機調研報告、網易財經單位:元/

    我們比較了華為,小米,三星電子三家手機制造商的單位銷售收入。從下表中數據來看,華為從2013年至2016年的單位銷售收入持續上升,從2013年的1062.45/部上升到了2016年的1293.58/部。而國內競爭對手小米的單位銷售收入從2013年的單位銷售收入1930.48/部,下降到了2015年的1098.59/部,這說明華為沒有大力投入價格戰,通過低價促銷占領市場,而是不斷研發中高端智能手機,如P系列和Mate系列,保持該品牌手機中高端的定位,同時通過自主研發芯片,提高手機的議價能力。據華為官方統計,新一代P系列手機銷量已經超過千萬,與保時捷合作推出的保時捷版Mate系列售價超過10000元。這說明華為作為國產手機,在國內競爭非常激烈的同時,仍努力保持品牌的價值,從單位銷售收入不斷增加可以看出,華為的研發投入成果一定程度上轉換成了實際的商業價值。

    和三星電子對比時,我們發現,三星電子的單位銷售收入呈下降趨勢,從2013年的2553.90/部下降到了2015年的1758/部。雖然有所下降,三星電子的單位銷售收入依然比華為高將近600元左右,相當于華為現在單位銷售收入的50%,這說明華為在定價上仍與國外手機廠商存在較大差距。

    (三)成本費用的效率分析

    華為公司近年發展迅速,不斷擴張規模,2012年至2016年華為的總資產增長了幾乎一倍。在快速發展的同時,企業戰略也在調整,特別是近年來對于消費者業務的重視,加大營銷投入。華為自2014年大幅提高成本費用后,連續三年成本費用的增長達到30%以上,但從經營成果來看,成本費用利潤率(=營業利潤/成本費用)自2013年以來的不斷降低,說明華為的成本費用的大幅增長并沒有帶來營業利潤的理想增長。

    針對上述問題,我們嘗試在傳統財務分析框架中添加對于企業在費用利用效率方面的考察。從投入產出的角度來看,我們認為企業的收入和費用之間是存在某種函數關系的,基于此,我們借鑒柯布道格拉斯函數建立了投入產出模型分析各項費用的效益,研究各項費用對總收益的貢獻率。

    1.模型說明:

    傳統財務分析如杜邦分析、沃爾評分法等從企業的盈利能力、償債能力以及運營能力等方面考察企業的整體財務狀況。但這樣的分析中缺少考慮企業發展戰略以及企業內部資金的利用效率問題。柯布道格拉斯函數可以反映投入對產出的貢獻情況,為此我們選用該函數來分析各項費用的效益。

    由于傳統柯布道格拉斯函數中作為投入要素的資本和勞動力存在共線性問題(孫恒志.1985),本文作出合理假設:

    H1:資本支出與勞動力支出成正比,即企業在一項費用的支出和與該項費用相關的員工數成正比。公式說明如下:

    Y=A*K1α1*L1β1*K2α2*L2β2*

    其中,Li=mi*Ki

    Y=A*m1β1*K1(α1+β1)*m2β2*K2(α2+β2)*

    Xiαi= miβi*Ki(αi+βi,推出Xi=miβi/αi*Ki(αi+βi)/ αi

    Y=A*X1α1*X2α2 *Xnαn3.2.1

    其中,Y表示總收益,A表示表示綜合運營水平,本文假設華為的整體管理水平在一定時期內不發生變化,Ki表示成本費用的支出金額,Li表示,mi表示,Xi表示各要素綜合投入情況,即包含了資本和人力的投入。α1α2α3表示各項費用對于總收益的貢獻率。

    我們從華為財務報表中選取了與生產經營關系最為密切的三項費用進行分析,即銷售成本、研發費用、銷售和管理費用三項費用,其中銷售成本為生產制造過程中的直接成本,研發費用是華為在研發活動中的費用化金額,銷售和管理費用包括銷售過程中的各項宣傳促銷廣告費用以及公司內部的管理上的各項支出。

    我們將這三項費用作為對成本費用的投入產出模型的三個投入要素進行分析,而企業的收入則作為產出要素進行考察。企業在生產經營過程中產生的銷售成本、研發費用及銷售和管理費用在用途上具有顯著的不同,避免了柯布道格拉斯函數中隱含的變量之間的交叉問題,使得各投入變量之間保持不可替代性,這使得分析結果更具有客觀性

    由于只考慮三個因素,故X4=X5==Xn=1α4=α5==αn=1,式(3.2.1)轉化為,

    Y=A* X1α1* X2α2* X3α3       3.2.2

    為了便于回歸分析,將(3.1.2)式進行對數化處理:

    lnY=ln A+α1ln X1+α2ln X2+α3X3     3.2.3

    對數化形式的等式使得投入產出變量之間建立起多元線性關系,因此,我們可以利用多元線性回歸的方法對系數α1α2α3進行估計。

    2.數據處理結果

    利用Microsoft Excel 2016軟件的Linest函數對華為公司2008-2016年的總收益、銷售成本、研發費用、銷售和管理費用進行分析。為了研究華為公司在10年發展過程中的各項費用的貢獻率是否有所變化,將華為以上10年的數據分為2008-2012年以及2012-2016年前后兩個時間段的數據分別帶入模型中進行計算。

    計算結果如下表:

    計算結果如下表

    α1、α2、α3分別對應銷售成本、研發費用、銷售和管理費用對總收益的貢獻率。通過前后五年的數據對比發現,A值增加,說明華為的整體運營水平在提高,而在發展水平不同的前后階段,我們注意到,研發費用對于華為總收益的貢獻率的變化最為顯著,兩階段對比,α2-0.1112變為0.4843,說明華為在后五年投入的研發費用對于總收益的貢獻率遠高于前五年。這一方面是由于研發費用具有滯后性,對于通信企業來說,投入的研發費用轉化為是實際商業價值需要一定的周期,另一方面,在研發創新活動中,從期初的摸索到后期方向目標不斷明確,研發費用對收入的貢獻會隨著項目成熟而不斷增大。

    除此之外,對比前后五年的數據,發現對華為的總收益貢獻率最大的是研發費用,這說明華為的主要價值增加來源于研發活動,通過研發提高產品質量,提高市場份額,從而獲得更高的收益。該結論與李寅龍(2016)在對華為公司的利潤驅動因素的分析中指出華為戰略聚焦可能是以客戶需求和前沿技術驅動的創新戰略,所以其技術進步效應必然高于行動效應和運營效率效應的觀點一致。

    四、總結

    華為公司在財務分析中體現出其盈利能力還有待提升,而要提高盈利能力,一方面是要通過業務上的經營提高企業的銷售收入,包括合理定價、有效的市場營銷等手段,從華為目前的消費者業務來看,其議價能力還有待提升,企業需要更好地把握消費者的需求,并且與供應商、分銷商形成良好的合作關系。

    另一方面,在成本費用的控制上,華為公司近年的高速發展使得公司在成本費用上的支出也不斷增加,而成本控制對于企業來說,能夠有效地控制成本費用利潤率,使得企業獲得更高的利潤,提升盈利能力和質量。在分析華為的盈利能力時,華為雖然銷售毛利率較高,但是因為高昂的期間費用拉低了銷售凈利率,華為需要仔細衡量成本費用的支出效率,控制成本。通過本文建立的模型對華為各項費用對于總收益的貢獻率的分析,從新的角度挖掘費用的投入產出效率,定義了各項費用對企業總收益的貢獻率,并且該模型的各個投入變量可依據不同企業的實際情況進行變量個數的增添或減少,具有一定的通用性,也為從企業的財務數據中反映企業生產經營活動的狀況提供了新的視角和方法。

    因為該貢獻率的意義不僅在于得出企業的各項費用對于收益的作用,并且有效地提示了企業還需要持續在研發上進行投入,同時要加強企業內部管理效率。

    參考文獻:

    [1]陳志剛.另一只眼看中國的通信制造業──通信制造業上市公司財務分析[J].通訊世界, 2001(7):50-52.

    [2]孫雪梅.從財務目標看華為的成功之道[J].商業會計, 2016(22):21-23

    [3]呂媛,黃國良.高技術產業研發投入的影響因素研究[J].科技管理研究,2009, 29(2):197-200.

    [4]史欣向,陸正華.研發效率對企業績效的影響:基于企業層面數據的實證研究[J].科學學與科學技術管理,2010, 31(7):23-27.

    [5]李寅龍,肖海林,付桂軍.通信企業利潤變化的驅動因素分析——基于華為公司的縱向案例研究[J].管理評論, 2016, 28(9):260-272.

    [6]洪梅.基于"業財融合"的管理會計初探——J公司的實踐為例[J].中國總會計師,20169 

    推薦內容
    相關內容
    發表評論
    彩票绑定银行卡送彩金